原创

香山话红叶(散文)

点击量:   时间:2023-02-28
        北京香山是我国著名的五大世界名山之一,也是文旅爱好者心驰神往的赏枫胜地。二0二一年农历九月九日重阳节我和徐州的几位文化界朋友相约去参加香山公园举办的红叶观赏节,一去赏枫采风;二去祭奠埋葬在香山名人陵园的几位与徐州有渊源的历史文化名人。
        香山公园在京城西郊约20公里处,是一座颇有皇家园林特色的森林公园。从徐州坐高铁至北京出站后有十条公交线路直达那里。到了香山公园北门,我们几位花甲之人竟兴奋地手舞足蹈,忘掉了年龄和疲惫与年轻的游客一齐浪漫地采取坐凌空索道的方式直达山顶香炉峰去观赏山下红叶全景。我站在峰顶极目望去,远看石景山、颐和园、玉泉山半个北京城云烟氤氲中历历在目;近看满山遍野的黄栌树像红霞般排山倒海地涌来;细看那些树木在形状上随物赋形,一片片、一排排、一株株迎辉饮露、千姿百态、生机勃勃、随风摇曳;从颜色上辨认红中有粉红、朱红、酒红、蔷薇红、山茶红像绘画大师精心调制的各种红色的色差交织渲染,其中又夹杂着柿、桑、枫、松的翠绿色点缀其间而色彩绚谰……
         呵,古往今来,有多少文人骚客为香山红叶吟诗作赋!同来的一位书法家陈先生信口吟出唐朝杜牧的《山行》:“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名句;画家李先生也信手拈来那首脍炙人口的《香山红叶》的古诗助兴:“香山红叶舞凉秋,风过枝头似火流。”“哈哈,这些唯美的诗句听起来乍让人有些伤感呢?我带你们去陵园祭奠那几位文化名人吧。”我们此行的向导是原北京市园林局一位副局长、文化学者张济和先生,他是徐州历史名人民国大儒、一代名士、著名书法家、文物鉴定家张伯英先生的孙子。济和先生带领我们施施而行,盘桓下山去香山陵园晋谒张伯英、齐白石、启功这三位近代书坛泰斗的陵墓,他一路上珠玑咳唾,深情款款,讲述了三位大师砚田结缘、文脉相传、情动书坛的千秋美谈……
        启功先生是中国现代书法大家、国学大师、文物鉴定家,曾任中国书法家主席、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委员。启功先生在追忆授业恩师《仰叩勺翁》一文中写道:“功十岁以前即闻先祖称勺圃先生之大名,稍长又从同班学长处闻先生书法之妙,其后得识勺圃先生哲嗣宇慈先生从询勺圃法书之门径,意在欲知遵循之法。”实现夙愿后,张伯英先生为启功先生授业解惑,孜孜不倦,忘年之交情同父子。他文中写道:“功登门求教,每获绾留,旋出新获碑贴善本,指示辨别之端,书艺得失之要……”一朝沐杏雨,一生报春辉,每提及这些,启功先生总是凝噎动情地说:“没有匀圃先生的教诲就没有功的今天!”张伯英先生的另一位高足是我国二十世纪泰斗级的书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入选中国近代十大书法家、曾任首任中国美协主席的齐白石先生,他曾向张伯英先生学习书法和金石篆刻。一九四九年张伯英先生辞世在香山安丧时他耄耋之年却行跪拜大礼,学贵得师、亦贵得友。悲恸之情使山泉鸣鸣、棕榈恹恹!他写挽诗一首刻在张伯英先生墓表,诗曰:“写作妙如神,前身有宿因,空悲先生去,来者复何人?”表示他对失去恩师的尊崇和惆怅。
        这师生三人的墨缘延续了半个多世纪。一九九八年起启功先生羸弱多病却耗费七年的时间指导济和先生和屠式璠先生编撰《二十世纪书法经典·张伯英卷》和《张伯英碑帖论稿》两书并作序跋;二0一0年当他已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时还颠抖着手倾力地写下“张伯英艺术馆”颜骨柳筋的六个大字成为收馆揭牌的点睛之笔。而颇具传奇色彩的是齐白石先生原丧于北京海淀区湘潭公墓,后来竞也被地方文物部门迁至香山陵园在张伯英先生墓的附近建茔立碑。六十四年后,这对高师名徒又在香山名人陵园相会,应验了齐白石先生那句“前身有宿因”的嘉话。
        香山名人陵园在著名的燕山八景“香山红叶”景区内。祭奠书坛三杰后,我们一行下山走通幽曲径,看奇石指路、玉泉琤琮、名木秀拔、丹叶焕红、移步是景。回望火红的枫林中忽然几十只白鹤飞出,银翅划空、声转谷呜,俊迈的鸟体向缥缈的被晚霞洗染的云层飞去……此时,香山的红叶别有一番情意:是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天人合一”的意境;是文化精英为中华文明作出卓越贡献的礼赞;是文化使者在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中催生大爱的讴歌。香山红叶的情啊,是国人对长眠香山的那些霁月光风的文化名人的缅怀!(本网原创)

勺圃论坛